• <nav id="q86w6"></nav>
  • <nav id="q86w6"><strong id="q86w6"></strong></nav>
    <menu id="q86w6"></menu>
  • <nav id="q86w6"><strong id="q86w6"></strong></nav><nav id="q86w6"><tt id="q86w6"></tt></nav>

    怎么評價誅仙這款游戲?

    怎么評價誅仙這款游戲?:不知道知乎上面有多少人是玩誅仙的,我是小說出來的時候追著小說看的,后來知道游戲開始玩的,所以說我是那種小說玩家,對于游戲我更喜歡在打怪升級的開地圖的時候去看看小說里面那些場景的再現。但是也有很多人是直接玩的游戲,我想知道這些人是因為什么去玩的這款游戲。另外對于即將開始的新的公測同時開發出梵香和太昊兩個角色大家認為是對游戲的補充從而更加的升華游戲還是完美只是為了補充職業的缺少而增加的副本?

    才出誅仙那會,我連誅仙小說都沒看過,那時候天天捧著大網看競技版,研究war3王八島怎么用農 民勾引海龜,研究浩方2v2雙地精開局或者4英雄開局碾壓對手。那一年,高二,嘴上一邊黑著瓜比心里一邊贊嘆操作真生猛。

    ? ? 第二年,熬不過高三的無聊生活,在朋友的推薦下看了誅仙,那時的感覺啊,就是一支箭輕輕扎進了少年的心。然后,玩誅仙,跟大家一起。那時候的版本,是開六道輪回之前的三兩個月,再往前倒一些,望月亭的陸雪琪還是可以被青云推倒的。剛開的新職業,鬼道,能來回切換姿態,真像德魯伊,就這樣,入了個坑。

    ? ? 最開始的樂趣是打怪升級,沒錯,就是手動打怪。當然不是傳奇那樣一刀一刀地砍,鼠標一下一下地點,那樣太low了,不適合我當然左手能跳舞的心態。16級的鬼道能在天音寺正前門無傷風箏刷野,當然,必須得秀操作。所以每天最歡樂的事就是在天音寺前一遍遍的甩毒,然后撿起物品換藥錢。再然后,聽說除了青云山的陸雪琪師姐能隨便看之外,還有張小凡副宗主和碧瑤能看,我最大的興趣就是去看主角了。恰好王者歸來開了,送了飛劍,我就自己飛著去了十萬大山看了血公子。當時看了半小時,感嘆一句,真特么的好看,然后,就有了滿世界都有的鬼厲裝。

    ? ? 我在誅仙里認識了不少有趣的人。有個小合歡,喜歡沒事跟我滿世界逛地圖,不過不經常見,倒是她弟弟,基本隨時在線。聊多了,才知道,小合歡是學霸中的學霸,每周就能玩2小時不到的電腦,學習是超刻苦超厲害的那樣,然后,考上了北大,再沒見過,倒是她弟弟,還會偶爾聊個兩句。有個天音的姐姐,老公是個大青云,我說的是領過證的老公,好像在海關工作。天音姐姐是個絕對的人民幣玩家,認識她很偶然,是在沼澤外遇見的,她缺個組隊的人,我又閑著沒事,就組了個隊,天天一起掛機。在高級地圖,她開大號做任務,我踩著飛劍在他們一群人頭上飛來飛去,后來開學了,就沒聯系了。當然最歡樂的還是一群一起誅仙的小伙伴,老張、拉芳、豬頭等等。都是一些很有趣的人,特別是豬頭,喜歡開個女的小號來勾引我們這幫熟人,領先陌陌微信好多年,天生炮神,不過從良了。

    作為一個因為看小說開始接觸這款游戲的曾經的玩家,談幾點自己的想法:

    玩到后來,游戲對用戶的黏性主要體現為人與人的關系。

    栗子:第一次玩誅仙的幾位小伙伴(現在已經是老伙伴了)現在還能保持一定的聯系。后來經歷了一次慘絕人寰的(煉器失敗,裝備消失)后棄坑當時的一位女性朋友甚至哭著打電話讓我別走。這是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感覺網絡世界還是有真情在的。第二次玩誅仙2則是和幾個宿舍一起的哥們玩的,相對來說,這種網絡關系更像是現實友情關系的一種延伸,即使不玩也能很好的聯系感情。但也因此減少了在游戲世界交友的需求度。

    2。畫面在當時的游戲中屬于難得一見的精品。音樂上,小旭工作室的原創的誅仙主題音樂,各場景BGM,百聽不厭,無論是草原的開闊,青云山的正派仙風,天音寺的佛法無邊,南疆的異域風情,昆侖的寒風凜冽都能將氛圍表現得非常到位,扣人心弦,應該說音樂才是這款游戲最為出彩的部分,沒有之一。

    3。游戲性相對而言很一般,升級打怪穿裝備,逢過節周末搞點活動圈圈錢,誅仙在07年公測的時候打著的是綠色網游的口號,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綠色變成了墨綠色,然后變成了一捆捆墨綠色的鈔票,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4。煉器失敗,裝備消失。煉器失敗,裝備消失。煉器失敗,裝備消失。

    沒想到還有人記得誅仙,當時誅仙還是很好的,

    我是看了5毛出租店的盜版小說才去玩的

    剛剛出來就拋棄了幾年的109夢幻玩兒誅仙去了

    第一個坐騎就是白虎,為的就是做情緣跑的快一點。記得那時候還有搖錢樹,還有很多人,出去做任務要組隊。釣魚比賽卡出翔還開紅,第一把飛劍是七天的后來懶得做任務直接充錢。

    每天上線花半小時找人一起做任務,30級的兇咒兩個人就跑去了,死的不要不要的。最后啃著大紅終于打過了,就站那聊會天結果被刷出來的兇咒打死了。。。。

    第一個輕功任務在天音的小房子那里,一幫人都跳不上去。就站那聊天聊著聊著就到通宵了。。。

    有次抱著一個妹子,從修羅,莽荒一直走到何陽。

    第一次去昆侖是躺過去的,

    低級的時候為了去仙境看王母,特意帶了替身符。

    剛剛到30級就建了個家族,被材料坑的不要不要的,75級有個坑爹任務要四個道具(那時候還不知道百度),然后就去地攤一個一個找花了幾百金,結果出了一個幾金的真仙劍,,,

    好友天音常年被騷擾,鬼王兄神出鬼沒找不到人,

    第一次煉器是木劍+3亮亮的,衣服+4紅紅的,鞋子+3亮亮的感覺跑的快了,之后就越發不可收拾,,,,

    誅仙最經典,最有意思,最有人情味的時代是沒出飛升之前。之后就感覺游戲越來越沒意思了,亂七八糟的東西越來越多了。其實任何一個游戲都有他的生命周期,誅仙很難抗爭這個趨勢。不過現在玩兒游戲還是很懷念當年帶我4轉5轉的兄弟姐妹們帶來的那種感覺,絕對正能量。。從跟著我老鐵杰哥入了網一九天,到跟著大部隊反抗MIC,到后面合區拉小幫小派玩兒,很多有性格的人給了我很多感悟。

    ? ? 可惜到后面這個游戲成了職業玩家和代練的游戲,一個流于數據化的游戲,那么他離命運的終止符還有多遠呢?

    相關閱讀推薦:

    精彩圖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興趣

    亚洲色 自偷自拍另类